搜狐喂不饱抖音

被长视频平台多次讨伐侵权后,抖音终于在购买影视版权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。

3月17日上午,抖音宣布与搜狐达成合作,获得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,包括《法医秦明》《匆匆那年》《他在逆光中告白》等,抖音平台和用户可以对这些影视作品重新剪辑、编排或改编。

合作的消息发出后,不少二创剪刀手在社交平台欢呼,呼吁“其他平台也加入进来”。资深制片人陈佳男表示,这对平台来说是双赢,一方面增加了影视剧的曝光度,能让之前的好作品迎来二次热度,另一方面也增加了创作者的热情,对抖音陷入增长瓶颈的日活来说也是一个正向刺激。

近几年来,影视二创发展很快,这些通过对影视作品内容进行解说、剪辑、切条的行为,在短视频平台广受欢迎,不少“XX说电影”“X几分钟看电影”的影视博主快速崛起。但大部分影视二创并没有得到版权方的授权,这也让抖音在版权方面备受争议。

抖音上海量的影视二创视频

字母榜文章《“猪食论”至今,抖音为何仍不学YouTube?》曾提到,抖音在防侵权技术与运营方面进展缓慢,需要向YouTube与好兄弟Tik Tok学习,完善版权保护机制。当时就有视频行业的从业者对字母榜表示,长短视频的版权矛盾可以通过合作来化解,短视频购买二次创作的版权,分摊长视频的内容成本,同时也可以通过短视频的流量来进行分成。

现在,这个建议被搜狐变成了现实。

这是一场双赢的合作。搜狐版权库存赶不上爱优腾,最近几年没有产出过称得上爆款的作品,上一部引发热议的网剧还要追溯到2016年的《法医秦明》,搭上抖音的流量快车,无疑为未来影视剧的宣发赢得了更多曝光的机会。

对于首次购买二创版权的抖音来说,搜狐是更具性价比的选择。爱优腾每年的内容成本大约为200亿元,如果要获得爱优腾全部自制内容的创作权,显然要付出更高的价格,向来看重ROI的字节显然并不打算在近期背上这个财务重担。

而且,过去一年里,爱优腾通过联合影视公司与艺人发布声明、管理者在公开场合喊话等各种途径讨伐抖音,双方的关系势成水火,“猪食论”的批判甚至还引发了字节与腾讯新一轮的口水战。在这种情况下,合作达成的可能性并不高。

事实上,长视频公司曾与抖音进行过版权协商。一位接近长视频的知情人士告诉字母榜,去年下半年,长视频曾提出免费开放90秒的版权给抖音,但抖音希望的时长是五分钟,“双方在免费时间上没有达成一致,所以也就没有后续的合作了。”

正如抖音所言,这是长短视频平台之间基于二创版权的首次合作,目前看来还无法彻底解决抖音平台的版权纷争,但至少长短视频版权僵持的局面有了一丝裂缝。

A

不论从宣发角度评估影视剧二创带来的影响力提升,还是从用户对影视二创作品的消费需求来看,影视二创都有广阔的空间,但版权问题是一柄难以解除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《“猪食论”至今,抖音为何仍不学YouTube?》曾提到,YouTube有一套成熟的防侵权技术,利用Content ID为视频发布者提供免费的内容管理方式,并且可以使其封锁、追踪和获利,让内容发布者自己拥有决定版权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发布出去,给予发布者更加开放的版权管理能力。

但一位抖音的员工告诉字母榜,Content ID在国内很难行得通。对于抖音来说,实现这样的技术并不难,难的是如何让版权方将自己的介质上传到平台,“比如腾讯把《斗罗大陆》全集传到抖音的系统上,才能识别侵权,但这个前提几乎无法达成”。

对于版权方来说,一个个去下架侵权的二创作品成本也并不低,而且大部分时候他们也无法拒绝这些二创带来的流量。

在陈佳男看来,很多影视公司对于二创的态度是“又爱又恨”,很多没有涉及剧透的影视二创都会对影视剧带来明显的正向宣传,版权方也很需要这部分流量,一些剧的宣传期,版权方会自己发起二创活动,鼓励剪刀手们再创作。但官方授权外的很多二创都会透露剧情,会严重影响到分账票房,“而且国内很多作品都是要拍续集的,这种未经授权的更改很有可能会破坏后续的作品,会带来长远的负面影响。”

在《庆余年》热播时,腾讯视频曾发起过“光影剪刀手比赛”为剧造势,但剧集一播完,很多二次剪辑就被下架,《庆余年》的官方微博上公示的光影大赛的入围名单里,基本上所有B站up主的连接都显示“视频不见了”。

剪刀手们对此愤怒至极,骂平台“卸磨杀驴”,但版权方的做法却并没有不合法之处。抖音、快手、B站在版权面前,始终矮了长视频一头。

B

有投资人提出,随着播放平台的变迁,版权的形式也将变得更加多样化,比如从前只卖给电视台的剧集,现在也会卖给长视频,未来影视剧的首播、独播、二创等版权应该分开,这种模式下不仅能增加内容的曝光平台,还能增加营收渠道。这正是目前抖音与搜狐试水的模式。

其实,这一模式早在其他领域就有过先例。早在4年前,字节跳动就曾买下过NBA的短视频权益。虽然NBA的数字媒体独播权被腾讯牢牢掌握在手里,但字节的体育内容也做得风生水起,NBA每日赛事集锦、幕后花絮以及相关剪辑内容出现在了抖音、今日头条、西瓜视频、Tik Tok上。这种分销策略让NBA一鱼两吃,也让字节跳动以更具性价比的投入补齐了体育内容的短板,可谓是双赢的选择。

在音乐版权上的投入,为字节带来了更大的收益。起初抖音用户所使用的音乐并没有版权,后来平台购买了越来越多的音乐版权攻用户使用,现在抖音已经在音乐版权上积累了壁垒,在监管要求放开独家音乐版权之后,抖音已经开始试水独立的音乐业务,试图通过产品布局将原创音乐发行与流量最大限度沉淀在自身生态。

据陈佳男观察,抖音也希望在影视版权上达到这种效果,让流量最大限度地在自身生态循环。不过,搜狐的版权毕竟有限,远远无法填补抖音的版权缺口,要合法地留住影视二创的流量,抖音还需要更多的“搜狐视频”。

C

与抖音合作的消息传出后,不少影视行业从业者在社交平台夸“张朝阳大气”,但与抖音的合作中,搜狐视频也是受益颇多——如果不是这次合作,恐怕很少有人记得,大明湖畔的搜狐视频曾是行业第二呢。

2010—2013年间,搜狐的市场份额曾一度逼近老大优酷。彼时的优酷主打UGC内容,而搜狐则选择了“正版、高清、长视频”模式与之对打,仅用了一年就跻身三强,顺带刺激行业一起挺进比拼正版以及专业内容的阶段。

在同样主打正版剧综的爱奇艺与乐视视频的烧钱攻势下,搜狐视频转战自制内容。搜狐一度对自制内容抱有很高的期待,首部长剧《匆匆那年》的宣传期,当时搜狐视频的内容运营中心总编辑尚娜曾喊出“HBO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”的口号。

然而,好景不长。随着BAT的入局,长视频进入了烧钱换规模的阶段。在这场烧钱战争中,毫无优势的搜狐转向“小而美”,张朝阳甚至在2017年反思搜狐烧钱抢版权的过往。搜狐的转型看起来逃离了版权竞争游戏,但整体影响力从此被爱优腾甩开。如今老四芒果TV的产品能力和影响力都远远超过了搜狐视频。

没能保住行业第四的搜狐,不断在内容上做减法,用自制剧的差异化来对抗爱优腾,但其在“差异化”上并没有明显建树,只能依赖老剧的长尾效应。

这或许是看中抖音搜狐的一个原因。目前,众多老剧通过剪辑、解说等形式,在抖音上重新被人熟知,比如2002年的《粉红女郎》、2009年的TVB剧《火舞黄沙》等老剧,相关片段在抖音上有着不错的播放数据。

而且,搜狐视频分销,早有先例。两年前,搜狐视频就将自制剧分销给其他平台,如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系列,第一季与芒果TV联播,第二季与腾讯视频联播。不过,搜狐视频作为出品方,播放量远不及另外两家。张朝阳对此的解释是,“搜狐视频越来越像内容制作公司”,让视频平台“吃制作团队的奶酪”。

现在,新的分销模式下,搜狐视频与抖音能不能通过分食这块奶酪,取得更大的效益目前还尚未可知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次合作为长短视频解决版权冲突开了个好头。 [原文链接]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猜你喜欢

联系我们

173-662-005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woowuo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10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