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冬之下,CEO们又开始白嫖

“我们最近遇到一些问题,我打算花XX钱的代价找一个高管来处理,如果是你的话,你会怎么弄这事?”高情商的CEO们,往往在白嫖的时候,用这样的话语开始对话,尊重、诱惑、机会三要素都有了。

在CEO这个位置上的人,大致分为两种,一种是极为谦虚的,热爱学习;一种是极为自负的,老子天下第一。

比如,上周炮哥把递纸条这件事情公开化后,不少谦虚的CEO和VP,就不断给炮哥私信,想知道如何避免这种递纸条文化的泛滥。

炮哥第一反应是,又来白嫖我了,而PR高手或者资深媒体人被CEO白嫖,早已是行业常见现象。

那么,认知到底有没有价值?很显然,有价值,一不做二不休,炮哥干脆跟某工商管理学院携手开发系列的课程,很快就会与大家见面。

过去的一周,炮哥身边的同学们,大部分资产都缩水了五分之一以上,回顾一年,加在一起的资产缩水可能超过50%,于是越来越多的退休人士,又开始在职场上寻找机会,与CEO们的对话也逐渐增多。

如何把CEO白嫖你的行为,转化成自己职场的契机,这是一门学问,今天就重点讨论这个话题,炮哥将回顾一下历史上多位白嫖高手的案例,用真实发生的故事来告诉大家,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白嫖者。

“如何白嫖却不遭人讨厌

几乎全世界的知识分子,都厌恶被白嫖,但是白嫖每天都在上演,因为知识分子们会在吹捧中忘乎所以,然后在潜移默化的莫名成就感中,释放了自我。

这就是白嫖的真正内核,让对方产生自豪感,让对方产生自我感知错觉的高手,就是小米的雷军。

在 20 年前,他无时无刻都会掏出小本本来,向他认为有价值的人提问,并且仔细记录。

当年的金山有个星期二的活动,由市场部请出嘉宾给内部讲一讲课,实际上是内部交流性质的。

这个活动当年由许晓辉同学组织,坚持办了一段时间。

往往你必须准备十足的干货,才能把两个小时的交流填满。最重要的是,在公开交流,拍照合影,发放纪念证书之后,CEO雷军同学往往已经在后面听了一个多小时,他会饶有兴趣地邀请嘉宾在他的办公室喝杯茶。

此时,他悠悠地点上一颗烟,然后掏出那个著名的小本本来,开始向你提问。

问题一定是你所在领域中的核心和机密,而且非常细致。此时此刻,雷军如同一名优秀的记者,而嘉宾仿佛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行业专家。在这种对嘉宾的十分尊敬和对知识的无限渴望相互交加的场景持续 2 个小时之后,雷军会点上最后一支烟,然后对你说,哥们你简直太牛了,之前很多问题我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,这次你都给我解答清楚了。

学习的机会无处不在,对于一个对创业充满热情的人来说,就更加是这样。

最近人人网前CEO许朝军在抖音上也披露了早年,雷军如何约他喝茶,如何向他讨教做社交网站和手机软件的历史。许朝军自嘲说,如果当年自己谦虚一点,没准有机会成为小米创业的十多名元老之一。

遗憾的是,当年不够谦虚的许朝军被雷军白嫖好久,许朝军一直在沾沾自喜、夸夸其谈,而谦虚的雷军则从中学习到了很多。

华为的任正非说,一杯咖啡喝出宇宙乾坤。他鼓励年轻人,多请别人喝咖啡,通过一对一的交流,把自己当成海绵,不断地吸收周围的营养。

其实,更高级的学习,是向竞争对手学习。

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当年也是白嫖高手,不过,他学习的方式经常是,通过向竞争对手挖人,跟人才交流的时候学习。

炮哥有两位朋友,一个是前百度的高管,一个是前网易的高管,都曾经和分别被张一鸣挖过。

要知道,早年创业的张一鸣是饱受冷眼,可谓是真正的九死一生。所以,这两位高管去跟张一鸣聊聊而不是真正想跳槽的心态也属正常。

不过,正是因为这样,张一鸣更多地从这两位哥们的聊天中,不断提问,学习到了许多。

百度的人工智能的积累以及算法的积累,网易当年新闻客户端是如何做起来的,新闻是如何被编辑挑选出来等等运营细节的掌握,使得没有做过媒体的张一鸣在其第一个产品今日头条推出时,真正做到了人工智能内容分发和算法推荐。

最后,面试也会成就持续性的白嫖。

去年,某饮料公司在出了一系列危机之后,火急火燎地在圈内寻找公关VP,老板几乎跟圈内所有有头有脸的高手,都聊了一遍,然后加微信,深度聊,就算今天自己的公关体系已经建立之后,还是有事没事地给这些之前面试过的高手们发微信,寻求答案。

每一个CEO,都希望自己对公司的每一个环节有话语权和控制力,这就是他们不断白嫖的主动力。

“被白嫖是一种幸福

事实上,上述任何一个被白嫖者,包括许朝军在内,都没有真正抱怨过这些学习能力超强的CEO们。

原因很简单,你愿意说出你的经验和心得,是你彼时彼刻说话投机也好,展示自我也好,反正是顺其自然地发生了。而引导对方说出自己的知识盲区,夸奖和尊重往往是必要的。

一个虚怀若谷,谦虚的CEO才能将白嫖进行得彻底。

记得有一位视频领域的创业者,有一次在企业家活动中,有幸与美团的王兴同机商务舱飞往美国。要知道,空中飞行 10 个小时对任何人都是乏味的。而王兴善于学习和深度思考的能力,使得他一路上对这位创业者进行了“深度采访”。

下飞机时,二人互加微信,这位创业者才突然醒悟, 10 多小时的飞行,王兴已经把他所在领域的关键点,了解和学习得差不多了。

相反,如果是一位自大的CEO,或者自恋型人格的CEO,则很难有这种学习能力和态度。

要知道,认知能力与人的财富水平,不是在所有的时间段都是对等的。有一些企业家,早年是抓住了一些红利,或者叫机会,从而把企业做得比较大。但是,当他要带领企业获得所谓的第二盈利曲线的时候,往往就非常难。原因很简单,所见非路,或者叫见路不走(这个成语源自于作家豆豆的小说三部曲,看官感兴趣可以自行搜索)。

有很多天才型的企业家,在取得一定成就后,往往自封为最牛产品经理或者最牛程序员。因此,也唬住了不少人。炮哥在 10 年前曾经有幸跟王兴参加过中关村亚杰商会的摇篮计划。

当时的王兴,其实做美团不久,而且据说是第一次申请亚杰被拒绝后,不屈不挠才再次申请。

亚杰商会当年在全中国寻找 40 岁以下的年轻创业者做公益培训,每年只招 30 人左右,而且请来了业界最成功的企业家做导师给摇篮计划的同学讲课,氛围十分地好。炮哥记得,王兴上课有两个特点:第一,只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来,不是每次都来。第二,只要来了的课,必定坐在第一排,而且最积极提问的就是他。另外,他上完课后,几乎不与任何人应酬,不参加大饭局,背着个小书包就往门外跑。

特别令炮哥记忆深刻的一件事情是,当年是千团大战的前夜。亚杰请来了某数字安全公司CEO给大家上课,记得当时最流行的话题是如何做好产品,这位讲课的老师确实是大神级别,而且当时企业的规模和成功的经历让大家钦佩不已。大神上课时,举了不下三四次,王兴失败的例子,说他如何不接地气,说他如何过早地卖掉公司,等等。

此时的王兴就坐在前排,一言不发,甚至也不害羞,也不愤怒,只是用一副好奇的眼神仔细倾听。甚至当大神揶揄自己,引起大家哄堂大笑之时,王兴也跟着笑起来。当大神讲段子、口吐莲花之时,王兴仍仔细地记下笔记。炮哥很难想象,彼时的王兴是何等心态的,但是,十多年过去,王兴和那位大神做的企业规模,已经不是一个数量级了。

这就是自恋和谦虚的不同结局。但是,彼时彼刻,我们当时沉浸在大神制造的欢快气氛中的同学,又是如何不知不觉成为了乌合之众的呢?

“真正的境界是付费嫖

在中国的企业界,任正非是神一样的人物。很多企业家都希望能见一见老爷子,去当面讨教讨教。

其实,不光有讨教的,也有想获得肯定的意思,我们私下会开玩笑,说任老爷子,成了中国优秀CEO鉴别器。

华为成立将近 40 年,任正非是少数真正愿意为知识买单的企业家。当年向IBM付费咨询,学习IPD流程管理。向Mercy学习人力资源体系,向奥美学习品牌,邀请人大的管理专家和教授创立《基本法》等等,都是给了真金白银的顾问费的。

任正非很少混国内的企业家圈子。记得 10 多年前,国内某一线互联网公司的CEO通过熟人,曾经邀请任正非来自己的公司参观。那个时候,年轻的CEO公司已经在美国上市,风头正劲,而华为只是一家卖设备的TO B公司,华为手机还不怎么有名。

据说,会谈中,CEO中英文夹杂,在任老爷子面前也是滔滔不绝,反观任正非,原本也是吹水高手,可是无奈,不知道状态不好,还是那位CEO在他眼里只是嫩头青,反正二人会谈个把小时后,任正非只是客客气气了几句,并没有对年轻CEO的话有任何回应。换句话说,两人并没有对上眼。

多少年后,年轻CEO的公司并没有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中继续进步。据接近他的高管有一次跟炮哥说,CEO很后悔当年的表现,很想再见一次任总,但是,任总已经没有多少见他的兴趣了。

按照豆豆的小说三部曲《遥远的救世主》里的话,任何人都是有文化属性的。自己从哪里来,企业的愿景在哪里,有的时候,都是已经注定了的(后来这部小说被王志文演成了电视剧《天道》)。

任正非其实也是普通人。早年吃了不少苦,买了不少教训。与其说,任正非是神,不如说,他身边有高人。华为当年虚心向美国人学习,向三星学习,向一切自己的敌人学习的精神,才有了接近 20 万人的规模以及被美国掐脖子依然不死的今天。任正非如果不对人才开放股权激励,财散人聚,华为早就倒下了。

还是说回到PR。

炮哥有过不少企业家朋友,基本上都把炮哥从事的PR行业当成旁门左道,认为有钱就能办事。甚至经常是在危机已经到来,或者 315 前夜感到危险的时候,才急急忙忙打电话咨询,或者邀请炮哥泡个澡私密请教几番。

炮哥在被嫖后,虽然有自己的价值被肯定后的得意,但更会回想起, 10 年前给华为做品牌公关服务时,已经可以按照每小时数千元收费的被尊重。

后者的感觉显然更好,更爽。

“被白嫖者如何反杀?

如果你要问我,一个CEO跟他的白嫖对象,谁的认知更高,答案往往是一致的。

大部分的CEO在认知范围内,要比一般人要多一些,也就是属于全面型人才,但是被他白嫖的人,往往在自己所在的领域内,要比CEO的认知更深。

那么,如何在这个过程中,确保自己不是一直输出,也能有吸收或者获得其他收获的机会呢?据我所知,方法有以下几个。

首先,就是抛出失败。

优秀的人才,往往都是懂得自我反省和复盘失败的,一股脑吹水自己永不失败的人,往往价值都不是很大。

大部分的人才,都像是一种货币流通在市场上,在职场上只有两种人,老板和被雇佣者,那么作为被雇佣者,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,就是调整自我,让自己更适合市场的需求。

炮哥,有个朋友,之前在一个国内顶尖大厂做到副总裁的位置,但是后面多次更换工作,屡次不顺,公司是越换越小,职级倒是越换越高,多次跟他的交流,都会发现,在他眼里,每一任CEO都是傻逼,后来索性,我也懒得跟他交流了。

而相反的案例则是炮哥另外一位朋友,在家里有一堆的未上市公司的期权睡觉,虽然压错宝了很多公司,但是他能够把握在面试中每一次跟CEO的交流,然后借助这些CEO的见解来分析自己每一次失败的原因,现在也是越混越好,同时成为了很多CEO的私人顾问。

其次,创造需求。

圈内,有很多PR高手热衷于跟猎头打交道,永远都在面试的路上,甚至会跟自己的老板坦言这种行为,美其名曰,出去了解一下行情,刺探一下敌情。

一年之中出去面试几次,的确会有一些好处,中间玩的最溜的一群人,已经把面试变成了一种生意,尤其是在面对中小厂老板的时候,大厂的VP本身就自带光环,然后一顿反向PUA之后,甚至可以说服CEO,这个部门(比如公关部),不用建立了,用我给你介绍的公关公司就干了,省钱省事。

第三,留下悬念。

CEO们有CEO们的圈子,如果提高自己的圈层,让自己可以长时间待在这个圈子里,也是一门学问,最好用的一个方法是什么?

炮哥在这里说两个案例,一个反面,一个正面。

当年,西二旗某搜索大厂,公关部给老板安排了很多媒体大佬交流,每一次媒体人们都很单纯,滔滔不绝地表达自我,但是在几次交流之后,老板就表达了一个意思,这些人没啥意思,以后这种交流就别安排了。

另外一个案例是,白酒行业某著名民营媒体老板,每一次在与白酒大厂老板打交道的时候,都会在一些老板最关心的渠道、销售以及品牌上,留下一些悬念,告诉你,我有核心的关系和网络,但是又不告诉你具体怎么干,最终这种悬念成就了接近一个亿的稳定生意。

可以白嫖我,但是永远让你觉得意犹未尽,下次还想来,这就是对付白嫖的最高境界,往往大生意都在这里面。 [原文链接]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猜你喜欢

联系我们

173-662-005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woowuo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10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